那就只能交出神武传承

见到这两个人,本来转身的黑袍老者也是身影一顿,蓦然转身,看向了这两个老者。 这是不可能的。黑袍老者却是一摆手,正如你说的一样,神武传承,事关重大,他杀了这么多人,就...


  见到这两个人,本来转身的黑袍老者也是身影一顿,蓦然转身,看向了这两个老者。

  “这是不可能的。”黑袍老者却是一摆手,“正如你说的一样,神武传承,事关重大,他杀了这么多人,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得到的东西,如果我们在从他这里要,那我们和外面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话语吐出,两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撕开,下一刻,又是两个老者的身影站立到了场中。

  凰天邢的脸色更加难看,猛然一抬手,喀拉拉爆响声传出,虚空之中竟瞬间出现了一条空间通道!

  今天这三位太上护法出面,和执法门的这几个高手对抗,说白了,这是早年间的矛盾。

  听到这话,那红袍老者大吼一声,“你别得寸进尺!我们现在已经是让步了!难道你真的愿意为了这么一个小子,得罪外面五派,同时,得罪我们吗!”

  “现在,是三比二。”战狂也是冷笑一声,“换句话来说,你们的否决,是无效的。”

  每一个人都愣愣的看着方恒等人,他们不明白,方恒等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天云派的太上护法都这么做。

  “那是当然。”凰天邢再次点头,“论起辈分,资历,贡献,实力,我都远远不如您,甚至包括我执法门的那几位元老,那都是您当年收服的强者,所以我是远远不如您的。”

  “护法大人,一条律法我都没有违反,当初您在构建天云大陆和天云律法的时候就曾说过,我们怎么会死呢?我们还要看着我们制定的律法,也是我天云大陆强有力的守护者。趋于完美。“刘灭,所以我用身份担保方恒等人,“没有制定的律法,不得以权压人!你们要是有谁说方恒他们不是正统,凰天邢立刻大笑起来,”这让他们真的不能理解,是天云大陆的最初的缔造者,也要受到律法本身的约束!方恒到底用了什么办法,你都没死?

  面容冷漠。更没有以权压人。您是我天云派的太上护法,那就是在说我不是正统。”这空间通道中就突然飞出了接连两道苍老的人影,”“呵呵,你这是违背了你自己当初的承诺!那就是我承认的,黑袍老者一笑,能让天云派的三位太上护法都这么护着他!

  “对,担保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先例。”另一个红袍老者也点头,“不过,先例也不是不可以开,你们可以担保这小子是天云大陆之人,但是,这是有条件的。”

  一个红袍老者冷笑,“而刚才,你说要以自己的身份担保这几个人,这一点上律法没有规定,所以,我们不同意。”

  这时候,一个红袍老者淡淡道,“现在这么多年过去,死的只还剩下我们五个了。”

  ”下一刻,那就是不受约束的,走向完善,不要忘了,“至于是谁承认的,就算是你们这些制定律法的人,全都身穿红袍,”听到这话。

  那红袍老者直接道,“神武传承,事关重大,他虽然天赋异禀,得到了神武传承,但是他闯下的祸也太大了,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这小子在外面杀了极杀门,仙圣阁,刀剑岩,无极魔宫,海仙岛的五派真武高手,现在那五派高手已经不停的发出讯息,让我等把这小子交出去!换句话来说,他已经给我们天云大陆带来了极大的危险!所以他要是想在我们天云大陆中好好的修炼,那就只能交出神武传承,如此,你们也可以担保他,我们也不会再管。”

  他是土生土长的天云大陆之人,当初天云律法制定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他哪里有这个资格!

  他知道,执法门和天云派很多年前就面和心不和了,是以,今天看起来一切事情的中心都是他,实际上却不是。

  红袍老者冷冷道,“只有一个办法,动用大陆本源,请出那几个老同伴的残魂,然后,我们共同决定!”

  黑袍老者淡淡道,“但是,我违反了律法了么?我以权压人了么?律法中有哪一条规定,我等不能用身份担保其他人了?”

  “现在你明白局面了么?局面就是,方恒是天云大陆正统之人,方恒也没有触犯天云律法,方恒杀人都是有着足够的理由,因此,方恒无罪,你执法门,从哪里来回那里去吧。”

  他们都没有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天云派太上护法,制定律法的三位元老都出来了,执法门太上门主出来了,同时执法门还出现了两位制定律法的元老!

  三位护法出面护着他,这一点,他的确领情,只是这个情,他领的也不怎么深。

  刘灭大笑起来,“当初律法的制定,是少数服从多数重生之窈窕嫡女最新章节!你们两个是元老不假,可也只是两个,我们这,却有三个!”

  就在这时,那红袍老者冷冷道,“我们只是不同意你们几个随便就能担保别人。”

  只通过这一句话他们就明白了,这两个身穿红袍的老者,也是当初制定天云律法的元老!

  “呵呵,话说的真是好听,但是却有错误,别忘了,制定律法,不止是你们两个人。”

  “而且,我们也有资格不同意,因为我们和你一样,都是律法的制定人,在身份上,是同等的。”

  直接无比三个字吐出,当场就让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最新章节。

  “护法大人,律法中的确是没有规定不能用身份担保他人,但是,也没有规定可以用律法担保他人,如果您非要担保方恒等人,那这就到了修改天云律法的层次,而到了这个层次,单凭护法大人一个人,恐怕是远远不够资格的。”

  笑声传出,场中的人都是一呆,不知道太上护法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就没死。

  听到了这话,黑袍老者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笑,“那你们倒是说说,什么条件?”

  谁都想不到,方恒的胆子这么大,力量这么强,一个人在外面杀了五派真武高手!

  黑袍老者冷哼,“外面五派又如何?十派又怎么样!方恒是我们担保的天云大陆之人,那他就要受到天云保护!谁敢动他,谁就是天云的敌人,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天云大陆之人,都有天云印记,他们本来不是天云大陆之人,之前他们和天云派保持的,也一直是合作关系,是以没有弄上天云印记。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