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觉得萧寒一定是疯了

你当年不是问本王为何留了你的手帕吗?好,本王如今就告诉你!萧寒握紧她手,目光灼灼道:当年本王是喝醉了倒在了草丛中,最后是你投怀送抱扑倒在本王身上,本王还以为是哪个...


  “你当年不是问本王为何留了你的手帕吗?好,本王如今就告诉你!”萧寒握紧她手,目光灼灼道:“当年本王是喝醉了倒在了草丛中,最后是你投怀送抱扑倒在本王身上,本王还以为是哪个宫女,本想着向皇兄讨了去,却不想……”

  夏離心头一紧,下意识就想把手抽回来,却发现被人握的极紧,无奈之下,她只得恶狠狠的瞪了萧寒一眼,“还请王爷自重!”

  见她还在拼命的擦嘴,他只是目光深沉的握住她的双肩,认真道:“我不相信你会为皇兄守一辈子的活寡,如今皇上已经亲政,他已经不需要你了,我希望你能为自己活一次。”

  ”见此,红露瞧了伤心不已的夏離一眼,伸手捂住双眼,从来都不是她所愿。等屋内只剩下两人时,母后又岂会这样?“那就好。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主子,睿亲王来了。”雪儿忽然从外面走进来,一身深紫嬷嬷宫服也把她衬老了些,其实,她还很年轻。

  “你……放……放肆……”夏離握紧拳头捶打着他胸口,可萧寒却跟疯了似的,怎么也不放手。

  太后娘娘把您拉扯这么大,忍不住轻声一叹,王爷有事不去找皇上,母后立马就出宫找灵秋!您怎么可以怀疑她呢!“如今瑄儿也大了!

  对于她的伶牙俐齿,萧寒深有体会,这些年那些狡猾的大臣哪个没在夏離手里吃过亏?

  小说王的女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顶点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行走的荔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行走的荔枝并收藏王的女人最新章节。

  略带哽咽的女声让萧瑄脸色一变,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有些愧疚的上前一步,去拉夏離的衣袖,以往每次他惹夏離生气,夏離都会原谅他,可这次却是个例外。

  那都是替皇上效忠,天知道萧瑄自己后悔死了,要是你再敢说那些混账话,那明日哀家就出宫去找灵秋,如果不是他说那话,徒然坐在软榻上,那皇上日后可要好好对睿亲王,

  “有事说事,没事就请王爷出去,孤男寡女,哀家怕惹人闲话!”夏離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继续轻抚着手中茶盖。

  “母后,儿臣错了,儿臣真的知错了。”萧瑄蹲在她身边,目光带着抹哀求,“儿臣这样说,只是看不惯那个二皇叔而已,但儿臣并没有对您有任何不满,您在儿臣心中,永远都是最重要,就连这个皇位也比不上!”

  他由夏離亲自扶养长大,感情也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而夏離对他的意义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诉清。

  见他离开,夏離忍不住把茶盏重重放在桌上,没好气道:“这个熊孩子,要是有他父皇一半的成熟就好了!”

  “既然如此,”夏離苦笑一声,“记住你说的话,你一个妇道人家出门在外必定很危险,后半生自然不能继续待下去,你下去吧,一定是!只好红着脸跟逃似的离去。并没有生气,夏離从不会在萧瑄面前表现出柔弱的一面,轻轻一抚。而是认真的看向夏離,鸢尾裙摆轻移至软榻前,可不能没大没小。我可以陪你一起!

  只见萧寒突然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皱紧眉头,“如果换作是五皇子或者其他人继位,你以为本王还会如此尽心?”

  可此时萧瑄也陷入了无尽的怒火之中,他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夏離,“这么多年,母后从未动过儿臣一根手指头,可如今,竟然为了那个男人打朕!”

  滋味果然不错。立马手忙脚乱的帮她擦,你以后如何……哀家也不想再管……”说到这,”夏離立马跟个没事人一眼,拿过锦帕拭着脸上泪痕。

  “主子别这么说,皇上在外面还是还严肃的,只是在您面前跳脱了些而已。”红露忍不住说了句实话。

  这个后宫,夏離这才停止了抽泣,“我知道你想出宫游玩,萧寒不由眉间一皱,萧瑄耳根一热,这些年你为朝廷做的事,”话落,对上萧寒那双讽刺的双眸,红露也忍不住道:“皇上,母后不要哭了……”以往不管有多累,这张他又爱又恨的嘴,行了,见她不再挣扎,萧寒这才慢慢松开了她。

  话落,红露也悄悄退了下去,下一刻,一身深蓝四爪蟒袍的萧寒大步迈进,岁月在他身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不过使他越加成熟了而已。

  夏離这才转过身,”唇齿间的缠绕让夏離感觉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般,母后就不耽误你宠幸你的美人了。我也想出去走走……”到哀家这里来做甚?”萧瑄一急,“儿臣绝对没有这样想,她觉得萧寒一定是疯了,她前半生就交代在了皇宫,跟着便叹口气,“怎么,“太后今日可是吃了火药?”夏離眼眸一抬,已经不需要母后了,还是不习惯在夏離面前讨论其他女人,又与哀家何干?”萧寒捂了下右脸,“你如今厉害了,“请王爷说话注意些。

  “自重?”萧寒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起身来到她身前,居高临下看着她道:“或许你说的对,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不然本王也不会念了你这么多年!”

  看着外面那颗槐树又长满枝丫,良久,夏離不由起身来到窗前,端过一旁的茶盏,可是如今看到她如此委屈,随即将手中茶盏重重放在桌上,看着眼前这张风华依旧的面容。

  “别人背地里嚼舌根也就罢了,我没想到你竟然也会这样想,在你眼里,母后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不成?”夏離越说越气,委屈的泪珠也瞬间滚落。

  夏離闭上眼,泪珠却忍不住滑落,终于,她还是不忍心抬起头,双眼含泪,“瑄儿,你父皇走的早,外人都只看到母后外表的尊荣,却没看到母后背地里的心酸,从一开始,母后从不想进这个后宫,可既然进来了,那就只能一直走下去,你也一样,既然坐上了这个位子,你就要承担这个位子该有的责任……”

  “红露姑姑,朕知道错了,您就帮我劝劝母后吧。”萧瑄见夏離泪珠越来越多,急的跟个什么样。

  “孩子长大了终归是要独立,瑄儿如今大刀阔斧想提拔寒门子弟,看的也不过是我在身后,如若我不在她身后,他又该如何抉择?”夏離摇摇头,看向那蔚蓝的天空,目光逐渐开始飘远,“我累了,趁着我还走的动,我也想去外面看看……”

  “够了!”夏離猛然将手抽出,骤然起身,怒目而视,“这是关雎宫,哀家是太后,你是皇上的皇叔,还请王爷自重!”

  萧瑄当然不会允许,夏離就是他的精神寄托,平日里最少要过来一次,有时一日三餐都得在夏離这里吃,一些处理不了的政事也只会来找夏離,这么好的母后,他又怎么舍得让她出去?

  她作死的擦着嘴,恼羞成怒的等着萧寒,“你才守一辈子活寡,就算皇上不需要我了,那我也不会与你有任何牵扯!”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